Uber无人驾驶滴滴悬空 程维进退维谷

小熊在线 | 2017年06月15日
美国打车软件巨头Uber正陷入迄今为止最大的危机,首席运营官、首席商务官、首席财务官、首席营销官、工程负责人缺位,今…… (1457 字)
无标题文档

    美国打车软件巨头Uber正陷入迄今为止最大的危机,首席运营官、首席商务官、首席财务官、首席营销官、工程负责人缺位,今年以来已有十余名高管离职。雪上加霜的是,Uber CEO查尔韦斯·卡兰尼克(Travis Kalanick)今日宣布无限期休假,Uber进入群龙无首的状态。

    网友在Twitter上调侃:“Uber不再有CTO、COO、CFO和CEO,简直就是一家‘无人驾驶’的公司。”

    由于Uber内部文化、管理风格存在严重问题,在过去几个月Uber一直都面临着混乱形势。2017年2月,从Uber离职的女工程师苏珊·富勒在博客上曝光了自己在Uber任职期间所遭受到的性别歧视、性骚扰等问题。随着媒体关注度的提高,内幕被逐步挖开,Uber因公司内部文化问题的曝光而声名狼藉。

    更具杀伤力的是Uber业务方面的危机。自2016年沙特阿拉伯的一笔35亿美元投资后,该公司就没有获得过外部的大额投资。公司内部士气达到最低点,Uber司机的不满情绪高涨。加上接受美国政府部门的调查,和Alphabet旗下的自动驾驶部门Waymo打官司,Uber内忧外患不断。这一事件也让Uber的无人驾驶项目遭到重创,研发陷入了停滞。

    作为全球共享经济的创新翘楚,Uber的估值一度高达700亿美元,是全世界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。据统计,自 2009 年成立以来,Uber 已累计烧掉至少80亿美元。但是,这只全球最大独角兽至今仍未实现盈利。根据今年4月Uber透露给彭博社的消息显示,2016 年Uber营收约为 65 亿美元;经调整后的亏损额仍然多达28亿美元。

    在Uber之后亦步亦趋的滴滴也陷入失控境地。虽然滴滴仍然受益于“共享经济”概念,融资不断,估值高达500亿美元,但业务停止增长令其烦恼不已。

    自2016年11月网约车新政施行后,面临监管机构的严格约束,滴滴举步维艰。滴滴声称覆盖中国400余座城市,但获取网约车牌照举步维艰,滴滴司机在大多数城市上路仍然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公开资料显示,2017年4月,滴滴在北京面临着尴尬的双非政策,大量司机在北京无法接单,京籍京牌、沪籍沪牌的限制客观存在。5月,因为10位快车司机没有从业资格,滴滴在杭州被运管局罚款。司机锐减运力不足,种种限制导致滴滴不得不涨价,而涨价后却面临着客户的流失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随着高额补贴的消失,隐藏的一些矛盾也渐渐被激化,被补贴吸引而来的司机开始选择退出滴滴平台。

    泡沫正慢慢破灭。滴滴又开始讲新故事,聚焦研发无人驾驶和扩张海外市场。

    无人驾驶是全球热点。互联网公司谷歌、特斯拉、Uber、百度,整车厂商奔驰、宝马、通用等,早已磨刀霍霍研发无人驾驶技术,部分企业明确2017年底实现无人驾驶技术。后来者滴滴既没有技术优势,也没有相关经验,仅凭借从Uber挖来安全专家查理·米勒(Charlie Miller),就能弯道超车?TheInformation对当下无人驾驶发展态势进行了一个排名,谷歌第一,滴滴第十七名垫底。

    至于海外扩张,“先烈”Uber已经给了教训。野心勃勃的Uber已在全球四处碰壁,在欧洲遭到丹麦、意大利等国家的抵制,还有亚洲的韩国、台湾地区等。滴滴如果想向海外市场扩张,恐怕将重蹈覆辙。

    今年5月,滴滴宣布完成55亿美元融资,目前滴滴的估值为500亿美元。滴滴连续几轮融资和柳青不无关系,她在投行高盛工作多年,滴滴也因此获得了国内外多家投资机构携巨额资本进入,为前期并购竞争对手、抢占市场份额提供了充足资金支持。

    而另一面,滴滴创始人、董事长兼CEO程维,也面临着被资本绑架话语权的尴尬。作为一家互联网公司面临成长的天花板,既有业务萎缩;新的业务并没有实质经验与优势。从某种程度上看,程维与Uber的CEO卡兰尼克有相似境况。最终,都将因为公司发展的种种不利,在多方大股东挟持下,不得不黯然谢幕。

    这或许就是资本的力量。

标签:Uber 打车软件

用户名:  密码:  没有注册?
网友评论:(请各位网友遵纪守法并注意语言文明,评论仅供参考不代表本站立场)